第十四章 大鱼

庚新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

letou合作 www.zq8sq.com,最快更新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收信者,是西市一家商铺的老板。

    在信中,倭国商人提出要采购一批货物,所以以信同商铺约定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封信看起来十分平常,如果常人看到,也不会太当回事,多半看过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恰巧这名倭正营的蛇头一直负责顶住东瀛会馆,所以知道的比一般人要多一点。

    出于职业敏感度,他很快就发觉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首先,东瀛会馆本身在西市也有一间,如果要采办货物,直接登门采访就好了,当面谈好生意岂非更方便?

    其次,倭国商人所要采购的这家商铺老板,背景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蛇头知道,这家铺子背后的主人,乃是长安大有来头的人物。

    倭国商人居然用信件的方式,去找这家商铺做生意,怎么想,都觉得其中有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蛇头将此事上报与倭正营,消息层层传上去,最后到了崔六郎手里。

    崔六郎得到这条情报倒也十分重视,立刻抽调人手,顺着这条线查下去。

    可惜查了好几天,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东瀛会馆那位倭国商人的确向西市这家商铺订购了一批货物,除了用信订货这一点有些奇怪外,别的地方都没见到异常。

    就在崔六郎有些松懈时,周杨听说了这件事,悄然偷看了崔六郎那边的卷宗,然后他顿时大喜,找到了此案的关键。

    之前查东瀛会馆一直查不到有用的东西,全是因为倭人也知道大唐在关注他们,所以行事非常低调小心。

    那么那封订货的信,是否存在暗语?或者有别的线索?

    周杨认为十分可能。

    他提出一个假设。

    如果东瀛会馆的倭国细作知道大唐的人在监视他们,那他们会怎么做?

    自然是想方设法的低调隐藏。

    倭国的人进出有人盯着,容易暴露,那他们通过信件这条隐秘的线来收集信息,互通消息,是极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周扬并不相信,这世上有无缘无故之事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,必有缘由。

    他做出判断后,做了两件事,第一,仔细分析那封信的内容,看看是否有藏头一类的密语。

    第二,派人盯住西市那家店铺,寻找新的线索。

    周扬这番举动,很快被崔六郎察觉。

    然后此案就变成了两边人,各自在查,互相独立成一套班子。

    平时并不互通消息,就像是敌对竞争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私底下,因为卷宗都在倭正营内,两边人常常会偷看对方的卷宗情报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周扬发现信里的确有类似暗示和密码一类的信息,但却没法肯定。

    这封信光凭内容,是绝对无法做任何证据的。

    店铺那边,事情也并没有任何进展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都只是倭正营太过多疑和紧张了。

    但是三天前发生的另外一件事,另周扬和崔六郎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那名报信的蛇头死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外来的扒手,人间蒸发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仿佛此人从未在长安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下事情就诡异了。

    倭正营成立两年,有过查不下去的案子,也有过同各方势力细作交手,损失人手,可还从没有过死得不明不白的蛇头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人,原本对风吹草动最为敏感,最懂得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属于崔六郎的蛇头死了,被人发现就死在家里。

    向着东面跪坐,脑袋被人割走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倒处是血,连房梁上喷溅得都是。

    这种惨状,就是读卷宗都能感到,一股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要想把人头颅斩落,不是普通人能干的。

    这首先得有一把极为锋利,利于劈砍的宝刀。

    其次,用刀的人必须有极高明的手法,挥刀必须从人颈骨缝隙切入,方能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否则一刀斩在骨头上,只怕头没断,刀先崩了口。

    现场喷溅上房梁的血液,说明对方就是一刀斩首,动脉血喷出,才能有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且蛇头身手随谈不上多高明,可也不是傻子,不应该会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让人斩首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想一想现场的情况,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,惊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在自己家里,仿佛着了魔一样,面朝东方跪坐,一动不动,让人站在身后一刀斩首。

    血水喷上房顶。

    喷溅的嘶嘶声仿佛风在拂面。

    现场没看到头颅。

    杀人者从容将蛇头斩首,然后提着头颅离开。

    苏大为闭着眼睛,听着崔六郎和周扬你一言我一语的把案情讲完。

    脑子里,一幅幅画面随着描述在推演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案子到哪一步了?”苏大为开口问。

    这是向着崔六郎和周扬两人同时发问。

    “营正,如今虽无证据,但很明显倭国人包藏祸心,能有这种刀,这种斩首武艺的,我看除了长安的刽子手,就只有倭国的那些武士。”

    周扬舔了舔唇道:“听说他们都是自幼学习剑术,成年后,用囚犯来斩首验证剑道,只有这些人,才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崔六郎立刻反驳道:“没有证据怎么查?难道要营正去抄了东瀛会馆?你让陛下如何看营正,看我们倭正营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不要吵了。”苏大为伸手下压,制止两人继续争吵。

    他转头向着沉默不语的高大龙道:“大龙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嗯,这句很熟悉的话,说出来还挺带感的。

    自己终于也活出狄仁杰的排面来了,左右都是手下,大家谈论着案情,自己为主导。

    高大龙脸上的独目闪烁着光芒,嘿嘿一笑道:“这件案子本身没什么难的,难就难在身份上,一方是倭国人,一方是大唐贵人,若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,正常查案到这里便查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龙,你觉得,倭国人是否在借做生意为掩护,暗中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苏大为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必然的,倭国人心思多得很,看起来非常规矩,彬彬有礼,实则野心勃勃,暗藏祸心。”

    高大龙继续道:“我去现场看过,那具尸体不是被普通的刀砍断脖颈,唐刀的伤口不是那个样子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没说,我也没证据。”高大龙向苏大为两手一摊:“我的个人猜测,做不了证据。”

    周扬在一旁道:“这就是此案为难的地方,案情极为重大,杀人手法极为恶劣,我们也有足够的怀疑,可就是找不到证据,如今卡在瓶颈里,很难继续往下追查。”

    崔六郎叹了口气:“实在不行,只怕就是一桩无头的公案,又要被那些倭人得逞了,只可惜了我手下那名蛇头,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默默听着,心中不断推演案情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倭国对大唐的一次间谍活动,那么倭国人是知道大唐在查他们,所以对蛇头和那名扒手灭口?

    不,不太像。

    杀人的方法有很多,斩人头颅这种未免太过高调。

    行凶者完全是一种有恃无恐,或者带有强烈的报复意味,这与倭国人的利益不符。

    会不会有可能是西市那家店铺的人做的?

    大唐这边有贵族与倭国做生意,甚至交换情报,苏大为并不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之前苏我氏,就与山东贵族,以及关陇贵族都有暗中往来,令李治大为震怒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证据倒是……

    苏大为突然抬头,看到高大龙、崔六郎和高扬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三人眼神各异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都把苏大为看成了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这是什么眼神啊?这般盯着我做甚?”

    “营正,你本事大,这件案子我们都知道牵连甚大,是大案,可我们找不到线索。”周扬带着几分刻意的讨好道:“如今您来了,那必然有办法,有什么差谴您只管说,我们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差遣暂时还没有,我还没理出头绪。”苏大为站起身。

    崔六郎忙道:“营正是要查案吗?需不需要我给您配点人手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你们忙自己的就行。”苏大为向高大龙递了个眼色,两人一起向公廨外走去。

    沿路有倭正营的差役,慌忙向苏大为和高大龙行礼。

    方才在公廨内办公的差役,在讨论案情时被请了出去,如今已经知道苏大为的身份,知道此人便是第一任营正。

    就算不清楚的,也被一些倭正营内的“老人”告知了,哪里还敢对苏大为不敬。

    高大龙和苏大为雷厉风行,走得很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高大龙的腿脚也不跛了。

    崔六郎和周扬慌慌张张的从后面追出来,气喘如牛的喊:“营正,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等如何配合营正查案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头也不回的摆摆手,走出倭正营的衙门。

    门口,方才那两名守门的差役一见苏大为,慌忙下跪,还没张口求饶,苏大为早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些人都是微尘一般,并不在意他们的态度,只要不影响自己做事即可。

    小桑怀里抱着刀,双手抱胸靠在墙外,见到高大龙和苏大为出来,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大团头,苏帅。”

    高大龙点点头,转脸向苏大为看来:“案情你已经清楚了,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……”苏大为摇头苦笑道:“真把我当狄仁杰大兄啊,就听见这桩案子不到半个时辰就能破案?”

    “那你之前不是试过十二个时辰破案吗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苏大为冲他翻了一下白眼。

    想了想道:“对了,方才我还没问,西市那家铺子背后的人是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高大龙飞快的说出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苏大为先是一愣,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无比精彩。

    “居然会是他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让大虎赶紧通知你,这种热闹怎能不赶上。”高大龙摸着下巴,表情带着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先去西市看看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