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. 幽灵还需努力

尺间萤火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LETOU乐投 www.zq8sq.com,最快更新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夏彦看了看四周,这里是白鸟爱的房间,女孩坐在床上,警惕的看着房门。

    他戳了戳女孩的脸颊,告诉女孩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的触碰,吓了白鸟爱一跳。

    女孩身子一歪,向着床下滑去。

    夏彦用念力托住了女孩,让她不至于屁股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橡皮先生!”白鸟爱压低声音,面露惊喜。

    夏彦皱起眉头,猜出了女孩在心中叫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多半是白鸟裕介那个渣男回来了,不然女孩不会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从书桌上拿起纸笔,夏彦写着:『白鸟裕介回来了?』

    白鸟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『惠子呢?』

    “妈妈说爸爸叫她,然后就出去了,结果爸爸马上就回来了,他让我在房间里待着。”白鸟爱条理清楚的回答。

    居然还是调虎离山?

    白鸟裕介想要干什么?拐卖女儿吗?

    『你走到门边,我出去看看』

    夏彦的身上没有带缚魔箭,活动距离只有女孩周围一点五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鸟爱听话的走到了门边。

    夏彦穿过门,进入了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里没有开灯,但作为幽灵的夏彦,通过夜视能力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客厅里并没有人影。

    夏彦扫视了一圈,发现对面卧室的门缝里有着亮光。

    他飘进了对面的卧室。

    穿过墙壁,他感觉到了拉力,

    这里是一点五米的极限了,不能再前进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够夏彦看清卧室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白鸟裕介蹲在床前,翻着床头柜。

    在夏彦看过去的时候,他已经结束了翻找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夏彦疑惑着:

    你干什么?

    回来偷钱?

    夏彦在门口等待着,等白鸟裕介来到门口的时候,熟练的伸出念力,掏了掏他的口袋。

    除了几个硬币和一个手机外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将硬币收下,手机放回,夏彦用念力抓住了他的右手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过来做什么的,打一顿总没有错。

    挥动白鸟裕介的右手,夏彦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打在白鸟裕介的嘴巴上,触不及防的白鸟裕介咬到了嘴唇。

    “艹!”白鸟裕介怒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彦再次挥出了白鸟裕介的右手,不过这次白鸟裕介有了防备,他用左手抓住了右手。

    右手挣扎了两下,没能挣脱。

    白鸟裕介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彦瞥了他一眼,放开他的右手,抓住他的右腿,用力往墙上一踢。

    白鸟裕介的脚趾,重重撞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他面露痛苦,不可置信的看着右腿:你居然也背叛了我!

    忍住疼痛,他打开门,一个翻滚出了房间,又向着客厅滚而去。

    夏彦看着他滚到茶几旁,用左手举起果盘,对着右手一通砸。

    夏彦不忍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砸完右手,白鸟裕介又将右腿放在茶几上,用力砸了一通。

    塑料的果盘受不住如此粗暴的对待,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将果盘一丢,白鸟裕介得意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右手和右脚。

    和我斗,老实了吧!

    他挣扎着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到滚到茶几那里的时候,就已经超过了夏彦的攻击范围,夏彦看着他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出了家门,白鸟裕介痛苦的揉了揉右手和右脚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打了电话:“下河,过来接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他来到自动贩卖机旁,想要来杯咖啡。

    他将手伸进口袋,掏了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掏了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将口袋翻过来,白鸟裕介惊愕的看着空荡荡的袋子。

    我钱呢?

    我明明放了几个硬币在身上来着?

    又将另一个口袋翻了翻,白鸟裕介还是没有找到钱。

    可能是打滚的时候丢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几个硬币,一个都没留下就比较离谱。

    好在最重要的东西,他没放在裤子口袋里。

    白鸟裕介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将右手放下,改为举起了左手。

    他从夹克里侧的口袋里,取出了一张纸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嘟——

    一辆车停在了白鸟裕介的旁边,按响了喇叭。

    车上的,是金框眼镜。

    白鸟裕介打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东西拿到了?”金框眼镜启动了车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鸟裕介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是成功了还差这点儿钱?你拿来做什么?”金框眼镜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是准备卖了做生意的,她死活不肯,不然我现在说不定都东山再起了!”白鸟裕介愤恨的说。

    金框眼镜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开着车,向着自己家驶去。

    在一个十字路口,他放慢了速度,让了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计程车顺着他们过来的路行驶着,停在了白鸟家的门前。

    白鸟惠子从上面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的打开房门,又冲到了白鸟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见到白鸟爱坐在书桌旁,平安无事,白鸟惠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刚刚被白鸟裕介叫去了医院,但到了医院里又不见白鸟裕介的人影,明白是中了计。

    以为白鸟裕介是想要对女儿做什么,她匆匆忙忙,不惜打了一辆计程车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岛国的计程车不是一般的贵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白鸟爱从椅子上跳下,扑到了白鸟惠子的怀里。

    还没走的夏彦,也和白鸟惠子招了招手:

    晚上好啊,太太。

    “爸爸刚刚过来了,不过我有橡皮先生陪着,没有怕。”白鸟爱对妈妈说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夏彦教训白鸟裕介的事情,毕竟打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了?”白鸟惠子紧张的抓住了女儿的手臂。

    白鸟爱看向书桌上,她也不知道白鸟裕介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彦从书桌上飘起,拉着女孩的衣服,走出房间,来到了主卧室。

    将女孩拉到床边,他举起女孩的手,指向了床头柜。

    这一切在白鸟惠子看来,就是女儿走出房间,给她指了床头柜。

    想到床头柜里放着的东西,白鸟惠子的面色立即变白。

    她打开床头柜看了看,里面的东西果然没了。

    她面露凄凉。

    夏彦困惑的看着白鸟惠子,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白鸟爱问出了他的疑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回去睡觉吧。”白鸟惠子强打精神,将女儿送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帮女儿脱掉鞋袜,盖上被子,白鸟惠子关掉灯,回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夏彦跟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无力的靠在墙壁上,脸上的神情一半是解脱,一半是忐忑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夏彦抓了抓脑袋,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他回到了白鸟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橡皮先生。”女孩轻声叫着他。

    夏彦拍了拍女孩的脑袋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要流落街头了。”女孩说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夏彦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女孩继续说:“我知道那个柜子里放的是什么,那是房子的证书。”

    房产证?

    白鸟裕介打算把房子卖了?

    抛妻弃女就算了,连一套老房子都不给妻女留着?

    刚刚下手太轻了!

    同时夏彦明白了,白鸟惠子露出那样表情的理由。

    白鸟惠子是猜到丈夫打算抛妻弃女了吧。

    伸出念力,夏彦摸着女孩的脑袋,安慰她。

    白鸟惠子没有工作,现在房子又要被拿走,她们要怎么办呢?

    夏彦不清楚岛国的就业环境,不知道白鸟惠子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。

    要不……他以后努力一点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