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2章 我会是个好哥哥

花开缓缓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LETOU乐投 www.zq8sq.com,最快更新一胎两宝:萧少的逃跑娇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562章 我会是个好哥哥

    董成月才不相信林悠悠的话,她是没那么可怕,但是她现在想弄死他啊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坚定不移,就是要推他下去的样子,藏都不用藏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要是敢喊一句不想死,粉丝们会怎么看他?

    思及此,董成月有种骑虎难下之感,他甚至都后悔了,他真不该这样愚蠢,不该那么早的就搞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想过今天做这些的后果吗?”林悠悠已经靠近,一字一字的问着。

    董成月被林悠悠身上那凌冽的气势给吓到了,他吞了口吐沫,轻咳两声,摇头说:“没有……就算……想到了,我……我也不会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开始看天台的方向,现在是想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林悠悠已经眼明手快的抓住他的胳膊,他下意识的挣扎,“你放开我,快点放开啊,我要自己下去!”

    董成月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所有人都以为,他这个自己下去,是说跳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就听到粉丝们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……不能跳下去,林悠悠,你快点抓住董成月,别让他跳下去!”

    “人生那么美好呢,你怎么能随便放弃呢?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我们这些粉丝考虑啊。你的命是粉丝的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董成月,你不能太自私了,你要为我们这些粉丝考虑一下!”

    听到粉丝的声音,董成月的心慌了,他反手也握住林悠悠的手,他想要将林悠悠一起拉下去,然而一番操作后,反而看起来像是他在搞事情,好像是要跟林悠悠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最后,林悠悠也是这样成全他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身体摇摇晃晃的,在大家看着好像是林悠悠即将把董成月给拉下去的时候,董成月的身体向另一个方向偏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就一同往大楼下面坠落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我的命!大董,你不能出事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跟你一起死啊!”

    粉丝们要疯了,董成月也要疯了,他在下坠的过程中,始终尖叫着,他恨死了,他怎么就会愚蠢的想到这个主意呢?

    现在完蛋了吧,人家把他往下拉,是要让他跟着一起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彻彻底底的完了,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啊。

    “林悠悠,我恨死你了。”董成月大喊着。

    然而林悠悠听到也当没听见,恨她?

    这就算恨啊,那他要恨的人还真是多呢。

    最终,两人是同时落在海绵垫子上的。

    林悠悠冷静的站起来,但是董成月没有劫后余生的欢喜,反而是一脸懵逼,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最后是林悠悠轻笑一声,摆了摆手,缓缓开口:“怎么,还要我在这儿请你起来吗?”

    董成月才猛然回过神,不可置信的捏捏自己的胳膊,大笑道:“我没死啊?”

    林悠悠冷冷的勾了勾唇,笑道:“当然,你还没死,如果你想死的话……我也可以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……我根本不想死,我想好好活着。”董成月说了实话,他的手拍拍脸颊,还是一脸兴奋的样子,“太好了,我没死……我真的没有死呢!”

    这副面孔在林悠悠看来,是十分可笑的,她轻轻颔首,笑道:“对,你没死,可以好好的庆祝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没弄死我?”董成月问完,就有些后悔了,他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断了。

    林悠悠环抱着胳膊,似笑非笑的盯着董成月,拉长了声音,颇有几分感慨的说:“是啊……我为什么没有弄死你呢?”

    换成别人,早就将这样作妖的混蛋一把掐死了,她还给他机会,简直不要太仁慈了。

    董成月反应过来之后,轻咳一声,就说:“我……我会感激你对我的好的。我这个人没有那么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不需要。”林悠悠淡淡的答着。

    此刻,从顶楼冲下来的粉丝们已经将大海绵给包围了,他们看到董成月没事,简直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几个嗓门大的,此刻喊的是所有人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都要吓死我了,还以为你要死了呢?大董,你以后不能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啊,你要为我们大家考虑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是我们一手养大的崽崽啊,你如果出事了,我们大家要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大董,没有你我的人生都不会完美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粉丝们的喊话给了董成月一种成就感,仿佛他从来没有失败过,在粉丝这里,永远是最厉害的,他心满意足的笑笑,眯着眼睛揉太阳穴,然后当一个优雅的绅士,轻轻的鞠躬,笑眯眯的说:“对不起啊,是我一时想不开,大家会原谅我这样的做法吗?”

    粉丝们异口同声,没有什么无法原谅的。

    但是记者们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正义感非常强的记者,跳出来就说:“董成月,你这种自杀行为,是给青少年留下一个坏榜样,你要好好的跟大众道歉!”

    一听道歉,董成月眉头微蹙,然后他的粉丝就将那个记者给围住,叽叽喳喳的说什么他们董成月没错,根本不用道歉。

    记者感慨一句脑残粉无可救药,就看着林悠悠这边。

    “林经纪人,对于今天的事,你有什么可说的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林悠悠倒是风轻云淡的,她对记者点头微笑,扬声道:“首先,我家艺人绝对不会出这种错,其次,关于董成月先生的操作,我们橙云会保留谴责的权利,至于他跟我之间,我也会保留起诉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董成月脸色大变,有些紧张的看着林悠悠,声音微微有些哽咽的说:“我……我可没招惹你,为什么要起诉我?”

    林悠悠抱着胳膊,歪了歪脑袋,笑道有几分灿烂道:“为什么吗?你自己没点数?现在你家粉丝怎么误会的?记者们怎么想的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发问,倒是让董成月心虚,他当然有数,当然清楚林悠悠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林悠悠跟他最后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此刻让他道歉,断然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董成月看一眼粉丝那边,眼某一转,忽然生出了一个主意,他就在那大大的海绵垫子上,单膝跪地,抬头仰望着林悠悠,虔诚的说:“我喜欢你,这件事是认真的,我没有撒谎,我也不想隐瞒自己,请你好好的想想,能否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看到董成月单膝下跪在这儿求婚的样子,他的粉丝更加激动,一个个失声尖叫,大喊起来:“给我们家大董机会啊,你一定要给我们家大董机会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家大董最好了,他值得你拥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伤害大董,你快点点头啊!”

    听到粉丝们的喊话,董成月心中是美滋滋的,果然这些粉丝非常的上道,他随便就能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林悠悠却不吃他这一套,她扬起手,在粉丝们的注视下,狠狠的就甩了几巴掌过去。

    啪啪的声音,刚刚好将粉丝们的尖叫声镇压住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大家几乎不敢相信,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打我们家大董!”一个粉丝堪堪反应过来,抬手指着林悠悠,眼中尽是怨恨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无法接受,她捧在手心里的爱豆,竟然让林悠悠给打了。

    林悠悠抱着胳膊,气势极强的转身,沉静的盯着那个喊话的粉丝,在其他粉丝喊之前,她说:“我为什么打他你们心里没点数吗?我是已婚人士,但他却对已婚的我这样表白,敢问……他到底是怎样的居心?”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没错啊。”一个粉丝毫无三观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其他粉丝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只是喜欢你,他能有什么错啊。你怎么能忽略他对你的喜欢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公平,你对他不公平,你不该这样对他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你应该好好的对他,而不是用这种方式伤害他!”

    林悠悠笑了,她摸摸下巴,心想果然是不能跟粉丝们讲道理。

    这些粉丝是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。

    她缓缓开口,继续说:“对他不公平,对我老公就公平了吗?我们相亲相爱,他突然冒出来,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单膝跪地说喜欢,这是成熟男人应该做的吗?或者说,他是想要我跟我丈夫关系好,还是想要我们立刻离婚呢?”

    “大董的感情很善良,他并不是真正想让你难堪啊,你要相信大董!”其中一个粉丝喊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着善良的旗号坑人,我不会相信的。况且,你们谁喜欢看另一个女人高调的对你们的丈夫表白?”林悠悠反问。

    粉丝们一噎。

    是啊,将心比心,换做他们是林悠悠的丈夫,也会觉得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要妄想用你们的标准影响我,在我这里,他做的事就是错的,我不可能因为他可怜,或者是因为你们在这里,就对他产生任何感情,尤其是同情。我永远记住一句话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我不相信他走到今天,自己一点错误都没有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林悠悠从垫子上跳下来,快速的冲出人群。

    而董成月看着她的背影,当真的是有些尴尬了,他轻叹一声,颇有几分无奈的摆了摆手,摇头说:“不是的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啊。林经纪人,我的喜欢很善良啊!”

    然而林悠悠即便是听到这话,她都不会回头。

    如果别人说善良,她或许是会相信一句的,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说善良,抱歉了,他一点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这人的动机根本就不是善良的。

    粉丝们好几个抱头痛哭,好像是在同情董成月失去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董成月看着林悠悠的背影,已经明白了,他未来在娱乐圈不用想太顺利。

    他是真正得罪林悠悠,甚至可以说,得罪整个萧家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道歉是没用的,只有继续作妖,作的越厉害越安全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有些扭曲,但他必须承认,当下而言,这是对他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所以跟经纪人上楼之后,他就躲在病房里给司徒墨云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刚刚看完他这里的直播,真是哭笑不得,只能感慨道:“脑子是个很好的东西,你却从来不带在身上,你说啊……这件事我该怎么说你呢?”

    董成月的语气中尽是委屈,“你以为我没带吗?是我的对手过于强大啊,那个林悠悠换到你身上,你会怎么做?你一定比我还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没你狠,不,我没你那么蠢。我比你更清楚如何对付林悠悠。”司徒墨云笑了笑,语气悠然的,有些欠揍的感觉。

    董成月听着当然就不爽了,他轻哼一声,“你就是在说风凉话,如果真换成是你,绝对不是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说的没错,真换成是我,确实没有这种感觉。”司徒墨云笑了,“因为我一定不会这么蠢的被林悠悠给推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啊,你还揭伤疤,你再这样下去,我会气死的。”董成月大喊着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生气,为什么最后弄成这样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生气,你这颗棋子我是没办法用啦,但是相识一场,我会尽量保护你,不让萧家对付你,剩下的路你自己走,明白我的意思?”司徒墨云问。

    董成月点头,他当然明白,况且对面能这样说,也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有些不明白,还是不问不痛快的,“为什么你要盯着林悠悠坑,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司徒墨云低低笑了一声,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寒芒,但并不是对董成月的,他难得很有耐心的说:“你是个聪明人,也知道在合适的时间问我问题,这让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然后又说:“是这样的,我从小就认识林悠悠,后来少年时期,爱上这个如风一般的女给孩子。但是她却不给我任何回应。我所有的一切,都算是因爱生恨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董成月睁大了眼睛,险些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他承认,林悠悠是很有魅力的,没有几个男人能够真正躲开这女人的美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的是,对面的男人竟然也是林悠悠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没有得到林悠悠,还生出了恨意。

    这是多可怕的事啊。

    思及此,董成月吞了口吐沫,笑道:“那你是打算毁灭她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超纲了,不是你该问的问题,不要去关心那么多,否则某天你会后悔。”司徒墨云提醒着。

    董成月揉了揉太阳穴,剩下的问题他果然是不敢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有多可怕,别人不知道,他是非常清楚的,他冷冷一笑,摆手说:“那记住你说的话啊,千万不要让我彻底凉了,不然我真的能在你家哭死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你还威胁我了啊。”董成月觉得好笑,忍不住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司徒墨云点头,“是的,所以我们之间,永远是我在上,你在下!”

    接着,不给那么发问的机会,司徒墨云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余光一瞥,正好看到旁边的风雨晴。

    妖娆邪魅的女人手中正捏着一支烟,似笑非笑的盯着他,那烈焰一般的红唇,噙着笑意,“我真没想到啊,你跟我一样,也是爱而不得。”

    被人偷听了电话,司徒墨云是一点都不紧张,相反的,很是平静,淡淡的说:“那又如何,你不是也喜欢喜爱萧安宇吗?我们五十步笑百步,谁也没有比谁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亲爱的,我跟你终归还是有些不同的,你说是不是?”风雨晴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自己曾经拥有过。

    司徒墨云的脸当即阴沉下来,一个箭步上前,轻松的抓住女人的脖子,狠狠的一掐,冷声道:“不要用你的愚蠢挑战我。你该知道……你这样的人,根本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风雨晴到底是被他凶狠的表情吓到,吞了口吐沫,眸光微闪道:“我是合作对象,别…别那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想多了,在我这里,你从来不是什么合作对象,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,我不想要随时会扔了。懂吗?”司徒墨云冷漠的说着。

    风雨晴眯着双眸,脸上带着怨恨。

    还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呢,他是个棋子?

    她才不要当什么狗屁棋子呢,他不同,他一定要成功!

    “好了,有功夫在这里想是不是棋子,不如考虑一下,你之后该怎么做。”司徒墨云像是有读心术一般,轻松的将风雨晴的心思就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风雨晴抿着唇,不想承认,却也不得不承认,眼前的男人太厉害,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她深深的吸口气,再缓缓的吐出来,像是认命了一般,开口说:“我知道了,我……我错了,这样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司徒墨云笑了,“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说林悠悠,她上车的时候,还没跟萧安宇撒娇,就被男人一把抱在怀中,狠狠的啃了一通。

    她都快无法呼吸了,呜呜咽咽了好久,拳打脚踢的,才让萧安宇暂时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了啊,干嘛对我这么凶狠啊。”林悠悠摸着已经被咬破皮的小唇,幽怨的看着萧安宇。

    萧安宇冷哼一声,“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凶狠,你没点数?”

    林悠悠眨了眨眼睛,满脸的天真无邪,手轻轻的扯着萧安宇的衣角,娇滴滴的说:“人家当然没数啊,到底是怎么回事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怎么回事?”萧安宇气的胸口疼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,不知道危险是什么吗?就那样直接跳下来,根本不考虑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真的在害怕,怕彻彻底底的失去她。

    林悠悠从萧安宇冰冷的目光上读出来,他此刻的担忧,连忙抿着唇,摇头说:“老公,我不是有心让你担心的啊。我当时也是形势所逼,我保证,不会再有下次,你别生气了,好不好吗?”

    她说着,还真将手举起来,做发誓状。

    然而萧安宇却不理她。

    于是林悠悠就自己发誓了啊,她眨了眨眼睛,认真道:“我发誓,如果以后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,就让我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已经被萧安宇全数吞了进去,他扣紧了林悠悠的后脑勺,脑海中就一个想法,绝对不能再让这个小妖精出事。

    他可以失去全世界,却无法失去这个小妖精啊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……你弄得我疼了。”林悠悠眨了眨眼睛,声音低低的,双臂却环住萧安宇的脖子,明显是带着讨好的笑。

    萧安宇拿她没办法,只好轻叹一声,“你啊,真是个小妖精。”

    林悠悠点头,“我这个妖精,只对老公你一个人有效,对吗?”

    萧安宇嗯了一声,然后说:“先回去做检查,突然跳楼,你也不怕伤到自己。”

    林悠悠知道某人没有再生气了,总算是松口气,她甜甜一笑,“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,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知道就好,不准再乱来了,听见没有!”萧安宇一只手开车,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林悠悠的手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次,他握住了,就不会再分开,要将她留在身边一辈子,永远永远不要跟自己分开。

    林悠悠感受到他的热烈,心中一暖,告诉自己,以后不会这么冲动了。

    萧家,林悠悠回来的时候,直接被人包围着。

    萧二小姐那也是神色严肃,仿佛是一个老学究一般,手里就差拿着戒尺了,她特别严肃的说:“嫂子,你是不是太任性了呢。你以前姐结婚大家管不了你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。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有歧义啊,不是一个人,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大家都盯着林悠悠的肚子。

    林悠悠当即生出了尴尬,连忙摆手说:“不是的,你们……你们听我说啊。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就看到林星辰凑过来,手放在林悠悠肚子上,煞有介事的说:“不管你是弟弟还是妹妹,都要在妈咪肚子里乖乖的哦,我会是个好哥哥,一定会照顾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悠悠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不清楚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