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2章 柔软

意千重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

letou合作 www.zq8sq.com,最快更新画春光最新章节!

    田幼薇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她又回到了小时候,刚重生那段时光。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小和尚邵璟光着脚丫站在风口里,怯生生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把一颗茉莉花味道的糖丸喂到他嘴里,他却连着她的手指一起吞下去。

    她却一点都不害怕,反而大笑着说:“阿璟你个贪吃鬼,这是我的手啦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她和他都长大了,高高瘦瘦的少年将她逼在墙角,气势逼人地俯瞰着她,霸道而坚定地说道:“阿姐,我不许你嫁别人,只能嫁给我!”

    即便是在梦中,她也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得“咚咚”的,羞涩、期待,却又有点生气,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之间,她又突然意识到,他们已经成亲了,有了孩子,这好像是在做梦……

    “娘~娘~醒醒~醒醒~曦哥想您啦~”有温软的小手锲而不舍地拍打着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又有声音絮絮低语:“曦哥乖,别吵娘,让她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就要娘~娘不要曦哥了~”细细的哭声传来,又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“曦哥!”田幼薇惊醒过来,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哭声变成了“哇哇”大哭,曦哥在胡嬷嬷怀里拼命扭着身子,朝她伸手:“娘,我要娘~”

    “阿薇你醒啦?觉着怎么样?”谢氏扑过来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可儿和喜眉也围拢过来,可儿使劲抽泣着:“主母,奴婢不是故意不跟上您的,是上船的时候被人挡了那么一下就没能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说这些做什么?”喜眉眼里含着泪光,却极沉稳:“家里一切都好,老爷也回来了,吴家十八爷也平安归来,您腹中的胎儿也很好,奴婢这就请大夫进来。”

    喜眉转过身,一阵风似地往外头去了。

    她自从嫁给张成,就不再是田幼薇的丫鬟,早就不必自称奴婢,今天却又这样称呼了,可见心里也是乱的。

    田幼薇默默地想着,看向自己的腹部。

    被子仍然高高隆起,那个与她血脉相通的小东西还在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能确定它是否安好,是否能留下来陪伴她和邵璟,做他们的儿女,但此刻它的的确确是在的,时不时钝痛的小腹一直在昭示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娘~”曦哥扑到她枕边,糯糯地喊了她一声,将湿漉漉的小嘴凑在她脸上“啪叽”亲了一口,再抱着她的脸,将大头靠过去紧紧贴着她,不说话,只奋力蹬着小短腿想往床上爬。

    “曦哥乖,你娘不舒服,不能闹她……”谢氏生怕曦哥弄着田幼薇,忙着要把人抱走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不走,我要和娘在一起~”曦哥尖叫起来,死死抓住田幼薇的衣服,指甲划破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让他留在这里。”田幼薇看着曦哥惊恐含泪的眼睛,心都碎了,她努力去摸他的小脸:“娘不舒服,需要躺着,不能动不能碰,曦哥就在娘身边乖乖的玩,不要吵闹,不要调皮,更不可以碰着娘的肚子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曦哥猛点头:“曦哥会乖乖的,曦哥听娘的话,一点都不动。”

    为了证明他说到做到,他跪坐在床上,将两只小手扭在一起,藏在怀中,一动不动地睁大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田幼薇,表示自己真的很乖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,虽然还不是很懂事,却能在大人的一系列表现中抓住重点——家里出事了,爹不见了,娘也可能会不见。

    外祖父母虽然亲切,怎么也比不上琴爹亲娘,他害怕离开田幼薇,必须守着才心安。

    田幼薇温柔地摸摸曦哥的小手,笑道:“不用这样,让嬷嬷抱你到床里头去,给你玩具,你乖乖坐着玩,想要什么就好好地说,不许哭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曦哥点了头,朝胡嬷嬷伸出胖乎乎的小手。

    坐到床内侧后,他抱着布老虎呆呆地看着田幼薇。

    田幼薇正想哄哄他,就听见他说:“娘,我给你吹吹,肚子和小妹妹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曦哥笨拙地爬过去,对着田幼薇的肚子嘬着小嘴“呼~呼~”地吹,同时不忘观察田幼薇的表情,看她是不是好一些了。

    田幼薇的一颗慈母心软得一塌糊涂,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曦哥。

    谢氏和胡嬷嬷都是既欣慰又感动,七嘴八舌地安慰田幼薇:“你且安心着,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白师傅和大夫到了,例行诊脉之后,大夫说道:“之前开的方子继续吃着,你运气好,刚好遇着这位白先生懂得金针止血封穴之术,不然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夫摇着头叹着气,没把后头的话说出来,只交待她:“这次是必须绝对卧床休息,我不让你起来就不能起来,天塌下来也不能起来溜达。”

    田幼薇郑重地应了,感激地看向白师傅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白师傅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别叨叨,养神,稍后我送走大夫再来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田幼薇就安静地躺着,等白师傅回来,听谢氏唠叨田父和吴十八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爹啊,也是活该,一把年纪了非得逞强。他和马先生一起去认尸,听人家和他说海边有块礁石上还有个人,他就跑去看了,一不小心摔下去就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马先生去扶他,也跟着被他带下去,这不,摔得狠了,下颌骨都脱臼了……把人给吓得,以为他脸歪嘴斜的,是中风……

    吴十八才找着他,就被杀千刀的海匪们给围了,是了,十八那个长随,也没得什么好下场,被海匪给杀了丢在海里,尸首还没找回来……

    吴七爷带了人过去,那边的海匪早就跑了,只将你爹和吴十八他们身上值钱的衣物全都抢光了,你爹被冻了个半死,这会儿还捂在被窝里发汗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没事?”田幼薇不是很相信谢氏的话,总觉着没那么巧,她爹怎么可能刚好把下颌骨给摔得脱臼了呢?这一跤摔的难度有点大。

    至于海匪逃跑,吴十八没事,她倒还比较相信,毕竟这群海匪本就惊弓之鸟,花青红被抓,又有霍继先在,当然是逃命要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