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试炼残酷

荣小荣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LETOU乐投 www.zq8sq.com,最快更新大周仙吏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主峰广场上,一众长老通过上方的画面,望着试炼平台上,被云雾遮掩的身影,面露震惊。

    驱邪符虽然只是最基础的符?,但即便是他们,也要十几甚至二十息才能完成,

    书符能否成功,主要和二个因素有关。

    第一,是能否一气呵成的画出符文。

    第二,在书符的过程中,法力是否平稳。

    要想一气呵成的画完符?,且保持法力不发生波动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需要保证内心的平静,稍有急躁,符文出错,或法力波动太大,书符都会失败。

    书符失败,不仅费时费力,还会浪费珍贵的材料。

    因此,在书符的过程中,修行者都会尽量的平心静气,不急不缓的书写,保证符文完整连贯,法力平稳,书符速度自然不会太快。

    能在十息之内,画出驱邪符的,要么是修为高深,对身体和法力的控制已经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要么是经过了无数次的练习,熟能生巧,将一张驱邪符练习上万次,哪怕是炼魄境,在书符时,也能做到又快又准。

    但一般而言,没有人会在低阶符?上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此人能在十息之内,完成第一关的试炼,都有资格引起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此人身上云雾缭绕,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容。

    一名主峰长老看了看徐长老,问道:“徐师兄,这个人,会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长老此时已经回过神,点了点头,说道:“除了他,还能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试炼平台之上,李慕落下驱邪符的最后一笔,他身前的石台,忽然亮起了光芒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一名书符到关键时刻的修行者,被这异状吓了一跳,手一抖,符文画歪,第一张符纸报废,那名修行者低头看着报废的符纸,脱口道:“我你妈……”

    石台亮起,说明身旁之人符?已经成功完成,那人暗骂一声之后,用震惊的目光看着身旁石台后的年轻人,心中道:“怎么可能这么快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石台前的燃香,不敢再多想,他已经浪费了一次机会,符纸只剩下两张,如果在此香燃尽之前,还不能画出驱邪符,他在试炼的第一关就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了那人一眼,心中暗道:“祝你在床上也这么快!”

    李慕画出驱邪符数十息后,试炼平台之上,才陆续有微弱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他环顾四周,已经有一少部分人,完成了驱邪符,但大部分人,都在埋头苦画。

    符?派的第一关试炼,就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考核的是最普通的符?,但考核方式却不普通。

    一柱燃香,三张符纸,不仅要求书符的成功率,还要求书符速度。

    对一名修行符?之道的修行者来说,书符的成功率,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低阶符?上,并未体现出来,成功率差一点,最多是浪费一些黄纸和朱砂,但书写高阶符?,用的符纸和书符材料极为珍贵,根本经不起浪费,失败几次,或许就要重新搜集材料了。

    李慕站在石台后等着,直至石台上最后一道燃香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等等啊,我就差一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给我十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没有书符成功的试炼者,纷纷焦急开口,但身边的石台,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光芒,席卷着他们,离开了试炼平台。

    通过第一关的试炼者,身前的石台散发出淡淡的微光,继续留在试炼平台之上。

    李慕再次环顾,发现仅第一关过后,石台上的试炼者数目,便少了近一半,普普通通的一道驱邪符,也能让这么多试炼者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一声钟响之后,徐长老的声音,环彻众人耳边。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之内,画完十张驱邪符者,可进入试炼第三关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从平台之外,飞来无数黄纸朱砂,落在剩余的石台上。

    李慕数了数面前石台上的黄纸,不多不少,正好十张。

    这说明,想要通过第二关,需要保证百分百的成符率,而且还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完成。

    如果第一关的难度是1,第二关的难度就是100。

    一炷香内,三次机会,画出一张驱邪符,稍微具备一点符道造诣,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但要保证连画十张,一张都不能出错,便不是初涉符道的人能够做到的了,他必须真正且完全的掌握驱邪符,而不是凭运气书符。

    一旦十次出错一次,便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这考验的,不仅仅是他们的符道能力,还有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能在这种重压之下,保持内心冷静,成功书符的人,才是符?派要的人才。

    当然,从这两次试炼中,李慕不难看出,即便是符?派财大气粗,也不愿意浪费资源,书符成功率不高的试炼者,在前两次试炼中,便会被全部淘汰。

    李慕提起笔,开始书符。

    主峰广场上,一众长老,以及许多符?派弟子,都在观看试炼直播。

    “这一关对他们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他们,有些门派弟子,也未必能保证连画十张符?,不出一点儿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年前,那人只用了一刻钟,是历年第二关试炼最快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交谈,没过多久,那画面之上,又有一道光芒亮起。这一次,不仅仅是众长老,就连广场上围观的弟子们,都发出了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假的吧,半刻钟都不到?”

    “这人不会是八爪鱼成精吧?”

    “虽然驱邪符很简单,但画十张,也不可能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广场之上,画面迅速拉近,一道模糊的身影,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,下一刻,便有人愕然道:“又是他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一定是知道,试炼前两关,考的都是基础符?,刻意练习过!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年半载,只练驱邪符的话,我能比他还快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这样,第三关就会被淘汰,更别说第四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场上,众弟子惊讶一瞬之后,心情又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张驱邪符而已,就算是将其练的再熟练,也没有什么大用,最多在世俗中当个游方郎中,或是卖一卖护身符,糊弄糊弄凡人之类,想凭借一张驱邪符,就能通过符?派祖庭的符道试炼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多数弟子,对于此人的符道造诣,评价都不高。

    他能将驱邪符画的这么熟练,只有两个可能。

    第一,他的法力很强,至少也要到第六境,但第六境的强者,怎么可能参加符道试炼,所以这一个可能直接排除。

    第二,他的修为不高,但他花了大量的时间,去练习驱邪符,熟能生巧,练习数千上万遍之后,也能做到这么熟练准确。

    但这种行为毫无意义,驱邪符对凡人有用,对修行者来说,是鸡肋之物,脑袋正常的修行者,就不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或许,此人只是想在试炼的前两关,吸引一波众人的注意力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前方的几名长老,却并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一名长老看向徐长老,问道:“徐师兄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徐长老回忆起刚才的画面,说道:“他书符的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且书符一次成功,说明他的法力十分平稳,十张符?,没有间隔,说明他胸有成竹……,如果是他的话,必定不可能只熟练了驱邪符,这哪里是略懂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看向画面中的迷雾,说道:“他的基本功十分扎实,在核心弟子中,也算少见,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通过第三关,下一关,考的可是天赋,而不是基本功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试炼台上,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李慕画完十张驱邪符后,就在观察着周围的试炼者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安静,听不到任何异响。

    符?派前两关的考核,异常公平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以修为区分试炼者,考的是黄阶下品的驱邪符,这一最基础的符?,无论是洞玄也好,炼魄也罢,都会书画。

    即便洞玄强者的法力再高,能发挥出一千甚至一万的实力,但在满分只有一百的情况下,他们最高只能取得一百分。

    而炼魄修行者,虽然实力低微,但只要努力努力,超常发挥,也能取得和他们同样的分数。

    当然,对低阶修行者来说,想要通过试炼,必定要更加艰难,第一关还允许他们出错,但第二关,却是丝毫的错误都不能犯了。

    为此,近乎大多数试炼者,都暂时关闭了自己听觉,以免在书符之时,被外界打扰。

    时而有人失误,叹息一声之后,被石台悄无声息的带走,随着时间的流逝,试炼平台上的试炼者,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这一关的试炼,他们既不能急迫,也不能从容。

    书符需要静心,一旦急迫,便容易出错,一次出错,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而这一关又有时间限制,从容缓慢,固然能提高成符率,但超出一个时辰的时限,还是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不断的有试炼者出现失误,被石台带走。

    这使得场上的剩下的试炼者,更加小心,不敢再图快,希望时间慢些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第二关试炼结束的钟声,还是按时响起。

    在无数的石台发出一阵光华,将没有按时完成试炼的试炼者卷走之后,场上剩余的,只有不到千人。

    第二关试炼,将通过上一关的,三分之二的试炼者,直接淘汰。

    仅仅两场,就淘汰了六分之五的人,符?派的试炼,比朝廷的科举还还要残酷。

    李慕没等多久,前方的天幕上,又有金光亮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